搜索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我要投稿
张江男 首页 张江通 查看内容

他们没有国旗没有国歌,却成了今年奥运会上最闪光的队伍!

2016-8-8 21:0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689| 评论: 0 |来自: 互联网

简介:今年里约奥运有一支特殊的参赛队伍,他们没有国旗,没有国歌,不代表任何国家,任何地区。这10名运动员无法接受专业的训练,曾在各个国家之间颠沛流离,却组成了本届奥运会最人本的一环。这是世界奥运史上第一次,一 ...

今年里约奥运有一支特殊的参赛队伍,

他们没有国旗,没有国歌,

不代表任何国家,任何地区。

这10名运动员无法接受专业的训练,

曾在各个国家之间颠沛流离,

却组成了本届奥运会最人本的一环。

这是世界奥运史上第一次,

一个团体将为一个身份而战!

为全球超6500万的难民而战!

  今年,国际奥组委从43人的大名单中选出10名运动员,作为一支特殊队伍,参加本届里约奥运会。他们每个人的故事都足以让我们泪流满面,他们不一定是最好的运动员,但却是伟大的追梦者。他们是——“奥运会难民代表队”(Refugee Olympic Team)

  

  他们都是谁?他们又有怎样的故事呢?

Yusra Mardini

原籍:叙利亚

奥运参赛项目:游泳

  18岁的Yusra,来自叙利亚,是一名游泳运动员,还曾代表叙利亚参加过2012年的世界游泳锦标赛

  5年前,家乡爆发战争。她经历过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炸弹,住过黎巴嫩难民营。

  一年前,她与姐姐Sarah乘坐简易船只从海路逃亡欧洲。在从土耳其逃往希腊的过程中不幸遭遇了船难,船搁浅了,她与会游泳的姐姐以及另外两位女性,一起跳进冰冷的海水里,推着船游了三个多小时,一直把船上的30多名难民安全送到岸边。从小训练游泳的她认为这项运动救了自己和同胞的命。

  现在,她在德国获得了难民避难权,并在这里接受系统训练,但她依然期待能重回故乡,回到真正的家。

  这次奥运会,她将参加女子200米自由泳比赛

  她说:“游泳给予了我快乐,让我暂时忘却痛失家园的痛苦,也让我有继续活下去的勇气。”

  我想代表所有的难民,我想告诉每个人,在伤痛和风雨后,平静的日子终将到来。

  

Rami Anis

原籍:叙利亚

奥运参赛项目:游泳

  25岁的Rami Anis,同样是来自叙利亚的难民,14岁就开始接受正规游泳训练,参加过2009年和2013年游泳世锦赛。是叙利亚男子100米蝶泳的最快纪录保持者。

  然而,他家附近不断增长的爆炸和袭击,让他的父母决定将他送住在土耳其的哥哥那里避难。本以为只是短暂地避避风头,走的时候,Anis只带了一个小包,两件外套、两件T恤、两条裤子。没想到,他这一走就再也没有复返。他的家乡阿勒波也在叙利亚战争中成为了废墟。

  由于无法以土耳其公民身份参加比赛,他又划着橡皮艇穿越萨摩斯岛到达比利,然后在比利时成为难民,得到了庇护。

  他将参加本届奥运会男子100米自由泳和蝶泳,与偶像菲尔普斯一较高下。

  他说:“在体育比赛中,我是难民还是叙利亚人,这无所谓,重要的是一定要尽自己的全力。

  至于将来,他依然梦想着下一届可以代表祖国参赛。

  

Yolande Bukasa Mabika

原籍:刚果(金)

奥运参赛项目:柔道

  来自刚果的Yolande从小因为战乱与父母分离,她被送到孤儿院,被人收留......在流浪儿童中心,她开始了柔道练习,一直被严苛的、近乎虐待的训练体制所折磨。

  2013年,Yolande代表国家参加柔道世锦赛,那也是在巴西里约。她趁机出逃,在里约寻得了庇护,之后一直在这座城市生活。她艰难工作以维持生计,直到奥委会给予帮助。Mabika说,

  2013年,她代表刚果到里约热内卢参加世界柔道锦标赛。在经历了多年虐待后,她在比赛期间趁机出逃,在里约寻得了庇护。后来,她成为一名被巴西安置的难民,之后一直生活在里约的贫民窟。

  入选难民代表队后,她最大的希望是:“希望我的家庭能在电视上看到我,我们能重新团聚。”

  今年,她将参加女子柔道70公斤级比赛

  她说:“每个人都说,难民在这个世界上无足轻重。我们要告诉世界,你们能做到的,我们也能!

  

Popole Misenga

原籍:刚果(金)

奥运参赛项目:柔道

  来自刚果的柔道运动员Popole与老乡Yolande的经历一样。9岁的时候,他的家乡爆发了战乱,一度躲藏到树林8天的他在被发现后送到了当地的儿童收容中心,在那里他接触到了柔道。

  2013年他们一起在参加里约热内卢参加世界柔道锦标赛时逃了出来,寻求难民身份,最后获得巴西收留。

  他一开始在巴西只能居住在贫民窟里,只能通过体力活维持生计。约一年前,在里约一家非政府机构的资助下,他和Yolande才恢复了训练。

  他已经15年没有见到家人了。在提到自己魂牵梦绕的祖国和家人时,他抑制不住的泪水夺眶而出。“我有两个兄弟,却已经有好多年没有见到他们了,我甚至都记不清他们的样子,因为在我很小的时候我们就分开了,他们的面庞已在我的脑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