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我要投稿
张江男 首页 科技风 查看内容

中西文化差异将如何影响比特币的发展?

2016-2-20 16:46| 发布者: admin| 查看: 538| 评论: 0 |来自: 互联网

简介:表面看来的技术之争深层次里还是人类政治和野心之争。而且由于比特币玩家主要集中在中国,西方比特币社区玩家争论的结果或多或少受中西文化差异的影响。

在过去的一年里,比特币社区卷入了一场技术性争论,即如何升级网络系统以适应不断增长的比特币交易量。

2016 年 1 月中旬,随着比特币社区知名开发者 Mike Hearn 宣称比特币彻底死亡,并且离开了比特币领域,这一争论达到顶峰。比特币价值也大跌 15% 且至今未恢复。

所谓的「比特币区块大小之争(the block size debate)」现处于胶着状态,众多协议志愿开发者分裂成了不同的几个阵营。

「其实重点不在于区块大小,」核心开发者 Eric Lombrozo 说,「对协议的控制才是重点。」

所以表面看来的技术之争深层次里还是人类政治和野心之争。而且由于比特币玩家主要集中在中国,西方比特币社区玩家争论的结果或多或少受中西文化差异的影响。

1 月 10 日,一个自称 Bitcoin Classic 的新团队发布了一款新软件,而且还有比特币领域权威公司 Coinbase 为其站台背书。此举,Lombrozo 称之为「从核心开发者夺权。」

然而第二天,20 多个开发者分别代表着 20 多个比特币公司组成了 Bitcoin Roundtable 组织,发布了一则声明阵中抵制新的软件,因为新的软件将会直接影响这些公司。

实际上,Bitcoin Classic 网站中支持者列表中就有 HaoBTC 公司,然而 HaoBTC 在邮件中否认支持新的软件。在邮件中,HaoBTC 首席战略官 Eric Mu 写道:「我们确实用了『支持』这个字眼,不管是在 CEO 的声明中还是 Bitcoin Classic 开发者 Jeff Garzik 在北京的时候,但着并不意味着我们将挖矿主力向 Bitcoin Classic 转变。」

比特币通常被描述为一种点对点转账的方式,没有银行或者金融机构作为中间服务商。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比特币社区经常称这种货币「无信任」,意味着用户无需信任银行等保证正常交易进行的第三方团体。然而,在使用比特币的过程中用户还是得信任一个第三方共同体。

正如芝加哥大学法学院讲师大为 · 伊万斯(David Evans)在论文中写道:「比特币去中心化的事实——没有政府或者银行作为媒介——对有些人来说具有政治或者社会价值。但是从提升经济效率的角度考虑,比特币仍需要一个中间商,只不过以非常特殊的形式存在。」 他说比特币比任何开源项目都要复杂。

这就是问题所在:在没有矿工的支持下,没有一个阵营能够轻易从其他人手中夺取权力,而目前将近四分之三的挖矿网络分布在中国地区。

但是据那些同时身处西方和中国比特币社区的开发者,西方在过去的几年里处理问题的方式与中国有区别,甚至,西方都得依靠其东方的合作伙伴。

全球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平台之一 BTCC CEO 鲍比 · 李(Bobby Lee)是比特币社区为数不多目睹了这种文化差异。鲍比在美国接受教育,目前身处上海,是为数不多的英汉双语比特币企业家。他在国际比特币峰会上进行了发言:「我现在站在一个直角上,我能看见这条线,也能看见那条线。一个团队以这种方式思考,另一个团队则以另一种方式思考。它们相互垂直。」

在英语国家,围绕着比特币的争议主要有两点。其一,应该如何控制管理比特币?民主还是共和?其二,保证比特币去中心化和争取更多用户和交易那个更重要?这个阵营认为区块越小越好(目前为 1MB),这样就能保证小的矿工也参与比特币网络的维护之中,从而保证比特币不被少数大的团体控制。

而另外一方面,以 Bitcoin Classic 为代表的倡导尽早扩大区块的大小到 2MB 以适应比特币交易量的增长,这也是因为小的区块会认为增加比特币交易需要的网络资源,从而丧失了比特币与其他支付系统相比的优势。比特币的交易成本比信用卡等支付方式更低。

「然而,这些事情,中国人是完全不在乎的。这些考虑根本不在他们的字典里,什么民主、去中心化、个人自由和自主等。」鲍比 · 李说。

鲍比 · 李将中国比特币社区分为五个主要的部分:ASIC 芯片生产商(ASIC 是为挖矿定制的芯片,与英特尔相似)、机器组装(类似于戴尔)、挖矿机器的维护以及矿池运营。中国比特币玩家看重的的利益。所以当很多国外玩家忙着升级比特币网络的时候,中国玩家的态度就是:别烦我,我正忙着挣钱呢。

引用中国的一句俗语:枪打出头鸟。鲍比 · 李说:「在中国的文化里,如果你强出头,那么你就是被打压的对象,你不需要成为那么为公众代言的人物,保持低调是最好的方式。」

国内比特币公司 Bitexchange 和 LightingASIC 的 CEO Jack Liao 表示:「我更倾向于将区块大小保持在 1MB,所以我选择了 Segregated Witness,在过去的两年里,这个开发者团队做得很棒,我相信他,而不是 Bitcoin Classic 团队。Classic 组建不过数月,他们没有确切的计划。」

Bitmain 是国内一个矿机提供商,同样,Bitmain 也同意以上的观点,尽管他渴望扩大区块大小。「突破 1MB 的区块大小限制是保持比特币这一全球系统的必经之路,这一系统不仅成本低,而且直接连接所有用户。」公司的发言人 Jacob Smith 在邮件中写道。

Johnson Lau 也是比特币社区一位中英双语者,他志愿笔译和口译了大量比特币相关论文。「中国人对去中心化这类事情并不感兴趣,」他说,「在西方国家,人们不愿相信权威,而在中国恰恰相反。」

在邮件中,他还写道:「中国人接受的教育就是信任中央集权,」他还在一篇关于中国股市的文章中引用一位股民的话:「我买进股票是因为我相信政府希望这一市场保持增长势头,只要政府想做就能成。」

比特币早期在美国火爆的重要原因就是其对自由主义者有着极大的吸引力,因为比特币无需政府支持。然而现在,自由的概念已经变了味。鲍比 · 李说:「中国人非常实际、非常注重实用效果,自由什么的都是过眼烟云。他们想要快钱,他们想在比特币上赌一把,然后快速收回投资——这这与西方比特币玩家理念相悖。」

Johnson Lau 认为中国人对比特币的兴趣与国人对任何火热投资的热衷不无关系,中国在很多投资领域都出现了泡沫。他断言在不久的将来,中国比特币社区都是一些有钱人,比特币相关的概念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钱钱钱。他们对协议一无所知。

在过去的几年里,很多人认为挖矿者能够解决比特币区块之争。实际上,Bitcoin Classic 提出了「选举制」,所有的矿工「投票」决定采用哪种软件。然而鲍比 · 李表示在中国投票这回事还是想都不要想,一切交给核心团队解决就行。

只要核心开发者不伤害他们的利益,那么他们就倾向于采取保守策略。

Adam Back 是一个开发者,密码学家,他与比特币核心开发者有着密切联系,他称比特币应该由大多数人掌控,也就是说要进行某种改变,所有人都得通过。所以分裂成几个不同的阵营与比特币的价值观不符。从这点看,中国人的保守策略对比特币的发展有好处。

「我们已经有了政治货币,这也是为什么会有量化宽松和通货膨胀。比特币的目标是消灭这类事情,比特币应该就像黄金,受数学规则的限制。比特币设计之初就是为了防止正式政治投票改变这一货币。」

然而讽刺的是,西方比特币社区发展比特币这一货币的过程中分裂成了不同的竞争团体。但正如 Adam Back 所说的,也许中国人的观点「才符合比特币的价值观。」

收藏 邀请

提示:欢迎访问张江男网站!对张江男网站 或本文有任何想法,可以添加张江男网站的微信公众号进行交流:zjmancn

惊呆
惊呆
大哭
大哭
感动
感动
晕倒
晕倒
口水
口水
微信公众号
张江男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博
张江男官方微博

推荐阅读

返回顶部